我去了露德,现在我可以行走了!

我去了露德,现在我可以行走了!

  我去了露德,现在我可以行走了!

     这是一个患吉兰‧巴尔症的妇女的故事。原文刊登在8月31日的意大利“时代报”上:
     她的声音仍然因激动而断断续续的。其实,在说话的,主要是她那双不停抚摸着腿部的手。她因为患了所谓的吉兰‧巴尔症,腿部的肌肉半瘫痪。而在星期二晚上,圣母令她“痊愈”了。
      朱利亚娜‧蒙杰利‧托法尼是昨天上午结束朝圣之旅返回罗马的。虽然她不爱谈所发生的事,在被问及“要妳行走的那个声音是怎样的?”时,她还是开口了。“那声音非常甜美”,她流着眼泪回答说:“就好像小孙女求你跟她玩耍时那种纯洁无暇的声音。”朱利亚娜是位60岁的太太,上星期天下午,她乘火车从罗马出发,去露德朝圣。这类的列车,总是载满了期望病愈的虔诚朝圣者,朱利亚娜也不例外,她期望患脑肿瘤的丈夫拉法埃莱终于能够离开躺了已经一年半的医院病床。“奇迹”出现了,但受恩的却是这位替第三者祈求的中间人。
       她叙述说:“当时,我和从罗马来的3千名朝圣者一起参加火炬陪伴下的圣母像游行。由于白天参观了朝圣地的许多地方,我已经累得支持不住了。因此,我便靠着圣味增爵的态像,几乎是用两只手臂抱着圣人的态像。在游行队伍经过的那条路上,有很多这样的石像。我欣赏着成千上万朵火焰照耀下的美丽景致,就在圣母态像经过我面前时,突然,我听见有人叫我,向我说:‘走呀,走呀!’”
       这位太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是离她不远的朋友西瓦娜叫她,她向周围寻觅,却没有看到西瓦娜。那神秘的声音继续向她说话,要她走到圣母像那里。“就这样,我的新生命开始了,”朱利亚娜继续叙述说,“我的两只腿好像是从沉重的水泥靴子中释放出来,自顾自的向前行走,似乎完全不受我的大脑的控制了。”她的朋友西瓦娜发现了,她认识才一天的那些朋友也发现了,他们明明看见她瘸着腿走路,在参观朝圣地时又总是落在队伍的最后头,于是都大声喊起来:“朱利亚娜,怎么回事呀?”这位罗马太太哭了起来,她半句话也不说,便在呼唤她的圣母的像前跪下,感谢她。
      整个晚上,朱利亚娜是在哭泣和感恩中度过的。第二天,法国医务局的医生给她做了4小时的检查。“他们建议我写日记,因为这件伟大的事可能还会有其它的具启示性的征象出现。”这还没完,因为这位太太不仅小腿有病,她的左肩内也发现有流体,就在那“叫唤”后,那流体也消失了。“那些法国医生几乎无法相信,”她继续叙述,“我只得将强烈的止痛药拿给他们看,前一天我还在服用,为了止住膀子的疼痛。现在,我完全好了。”只需要将旧的X光片和新的比较一下,或是到瓦雷利亚医院去查查,便可以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她已经定好九月初在这家医院做左肩膀的手术。
       朱利亚娜昨天回到罗马后,立刻召了她的两个儿子来,35岁的安德烈亚和28岁的马尔科看见母亲像小女孩儿一样不停地跑来跑去,不仅哭了起来。随后,朱利亚娜到医院去看她的丈夫拉法埃莱,丈夫流着泪拥抱了她。拉法埃莱预定在9月5日出院。朱利亚娜说:“我虽然有病,却从来没有放弃。我继续经营咖啡店,照顾家和我的丈夫。当然很辛苦而且痛得很,不过,这些感觉今天已经不再有了。唯一令我后悔的是,过去我的信仰不够虔诚。”

                                                                                                                                    来源:梵蒂冈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