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们也要走吗

难道你们也要走吗

   难道你们也要走吗  
引言:
亲爱的兄弟姐妹,主耶稣在海北岸行了“五饼二鱼”,这一奇迹包含深厚的救恩信息,为使接受的人能明白他所行的。次日他亲自在南岸的葛法翁会堂就给群众解释“奇迹”的意义。因为祂让人受惠只是相帮人归回生命之源;因为祂要给予世人的,不是那可朽的食物,而是祂自己,“因为他的肉,才是真实的食粮;他的血,才是真实的饮料。”(参 若6:57),为此你、我领受圣体、与他结合,就会发觉这爱的相融和亲密里总有那么多的怜悯、欢欣及鼓舞。(1)今天是常年期第二十一主日,我会以主耶稣对你、我那一句充满深情:“难道你们也要走吗?”(若6:67)圣言,恳求祂的圣神恩赐你、我,在对主基督的皈依、顺服里发觉生命的圆满。(1)

内容:

亲爱的兄弟姐妹,由今日第一篇圣经,你、我会发现天主的仆人——若苏厄,他是非常小心,我们看到:选民在福地前,若苏厄没让他们一哄而上,然后他去向上主“交差”,因为他做的总算“完事”,再也不用劳神费力。他没那样的粗心、马虎,而是非常慎重,他好像不放心选民对上主的投靠似的。为此,我们看到他的致问:在 “舍根”,那一个可以说是福地的门口。若苏厄向选民发问:“若是你们不乐意事奉上主,那么今天就选择你们所愿事奉的,或是你们祖先在大河那边事奉的神,或是你们现住地的阿摩黎人的神;至于我和我的家族,我们一定要事奉上主。”(苏24:15)由他的述说和选民的回答,你、我知道他们的决定不是糊里糊涂的、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答复,而是他们还牢记着天主对他们的拯救、那是一个敌人闻风丧胆、世界为之震撼的救助。那一切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记忆、值得他们传给世世代代的儿女。正是由此出发,他们再次表明皈依上主、侍奉天主的决心。而这一庄严的信仰宣认、皈依上主的情景与福音上舍弃我主耶稣的人群是一个强烈的对比。福音里那些人一前一后的反差,是多么不可思议、那是多么一个离奇的峰回路转呢?其中的究竟你、我实在难以想象,以致我主耶稣看着离去的人,问十二位宗徒:“难道你们也要走吗?”(若6:67)(2)

亲爱的兄弟姐妹,我主耶稣向十二宗徒发问:“难道你们也要走吗?”(若6:67)今日的福音是我主耶稣宣讲“生命之粮”的结尾,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异常难明的场景,因这里有着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的对立。在此之前,那些沾过光的人、即让主耶稣以五饼二鱼奇迹的吃饱那些群众,我主耶稣就是再说,也不知咋搞的,这些人的脑袋就是不开窍,始终没有走出人性的限制,为此他们不接纳我主耶稣就是“生命食粮”的言论。从今日福音我们发现门徒们也想不通,或许他们寻思过老师怎么不讲策略、说话也不用技巧,而老那样开门见山、直来直去,难怪别人听不进去。就是他们也觉得他的说话不中听,有的言语简直太刺耳了,真让人难以接受。为此门徒们有的已按捺不住,对我主耶稣发出:“这话这么太难了,谁能听得进去呢?”抱怨,以此来表众人的不满。其他人虽没支声,可他们的嘀嘀咕咕,足让我主耶稣明白门徒们的异常和不安。为此他对门徒们说:“这话使你们起反感吗?那么,如果你们看到人子升到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去,又将怎样呢?”(若6:62)他以说话方式给我们世人揭示天主的爱,门徒们、跟随祂的人也接受不了吗?那怎能又经得起生命里真正的‘生硬’呢?为此这里我们马上听到我主耶稣说“如果你们看到人子升到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去,又将怎样呢?”,这里的‘人子升到他原来的地方’一语不就在指他的十字架吗?“受苦受难”不就是我主耶稣“升到祂原来地方”选择吗?信仰最大的考验不是别的,而是十字架。十字架是一个外在可见的恐怖景象,这要比我主耶稣话语的艰难不知要有多少倍?十字架才是一个最大的“生硬”。若我们啃不动祂的圣言、过不了他以言语启示的这一关,那又怎能通过十字架那爱的黑夜呢?(3)

亲爱的兄弟姐妹,身为他的门徒,作为跟随主耶稣的你、我,就得有战胜困难的勇气、不被痛苦折服的能力、因为我主耶稣对愿意跟随祂的你、我说:“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天天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我。” (路9:23)若你、我遇到困难或酸楚就承受不住,没了“知难而上”耐心和智慧。当考验和困苦真的降临到我们头上时,你、我怎能会安然无恙呢?那战胜世间一切风雨、痛苦的“法宝”在何方呢?就在他的圣言里,不是我们又听到我主耶稣对跟随自己的人说“使生活的是神,肉一无所用;我给你们所讲论的话,就是神,就是生命。”(若6:63),这是我主耶稣给我们这些跟随祂的人传授得胜一切的“心法”。这不正是苦难中天主的仆人——耶肋米亚先知得胜世间一切患难和辛酸的秘诀吗?“上主,祢的话一来到,我就吞下去;你的话便成了我的喜悦,我心中的欢乐。上主,万军的天主!因为我是归于你名下的人。”(耶15:16)他在与天主话语的深深溶合里,找到了自己身份和定位,在与天主密切相连里在得胜世间的一切打击报复和邪恶的攻击。作为跟随我主耶稣的人,当时的门徒们、那十二位宗徒,此时此地你、我,要战胜就得相信他的圣言、接受祂的言语。只有与祂圣言紧紧相溶里,你、我才定找着自己的身份、找着自己的定位!因为只有我主耶稣才能降服你、我的肉体的抗拒、改变我们肉身的无力、也只有祂那永存的圣言犹如麦子粒落在地里一样,落在你、我这一块可腐朽的地里,你、我的才会焕然一新,你、我的生命才会有无限的生机、无比力量,才能打赢世界上这一场生命的好仗。因为那时生活的已不是你、我这一单个人,而是我主耶稣已溶你、我之内,祂在激荡你、我的生命、祂在光照你、我犹疑的心、祂的神在振作你、我的精神、祂的神要扬起你、我的生命的帆、让我们在风浪中安稳前进!(参 迦2:20)。

亲爱的兄弟姐妹,不过,门徒们一听到我主耶稣那“不太好听”的话,有许多人离开了,和祂划清界线。或许你、我会奇怪,怎么有许多人离开呢?实际上,这也不奇怪,我们不是也说“强扭的瓜不甜”吗?天主也不会在我们内强迫一个不是由我们自己来的感觉。他爱我们,我只是期盼你、我的回应,而不会强迫,因为天主是爱,祂深深爱着我们。(4)就是在许多人离开情形下,我主耶稣看着十二位宗徒,就问他们“难道你们也要走吗?”(若6:67),由福音里你、我会发现,伯多禄脱口而出:“主!惟你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我们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若6:68-69)从这话里面,我们的实在听不出什么做作的意味,而只是感受到那发自伯多禄的肺腑,其实他跟随我主耶稣还有一段时间才能明白我主耶稣的奥迹,但他那一刻坦诚回答真令我们为之动容:“主啊,现在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们只有转向祢!”这出自他心灵深处的回话,不是也让你、我心中的苦涩与之共振吗?“我主,其实,祢所说的许多话我都听不懂,或者还没有办法听懂。我吃祢的肉、喝祢的血,虽然祢如此深深爱着我,与我相溶,可我的生命仍有阴影相伴、想起我的软弱仍会让自己落泪,有时我犹疑自己的“固执”是不是能持守到“祢我会面”的时光?我主耶稣,我的浑然和迟钝,让我自己常没法细察十字架的爱给我释放、喜悦和安详。我主耶稣,不管怎样,我不会、也不能离弃祢,因为我们从未遇到过第二个像祢一样的人;没有人像祢一样跟我们讲话、不断触动我的灵魂,让我感触到那一种属神的温馨。虽然我对祢所说的、所做的还有那么多搞不懂的地方,但是我相信、也确实知道:祢是天主的圣者!我的主,耶稣!在祢的爱里、在祢的吸引里,我发觉好多爱的不由自主!”(5)

                                                                                                                                                        作者:田建科